新闻动态   News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健身路径维护不力谁来担责

2018/2/23 18:39:19      点击:

本报记者 慈鑫《中国青年报》(2015年09月03日04版)

  近日,南京市鼓楼区郑淮路北首的一处健身路径成了新闻主角。几大网站上播发的照片,展现了这段健身路径杂草丛生的破败景象,再度引出健身路径设施年久失修缺少维护的现象在全国各地频频出现的老问题。从公众的角度来看,问责的对象自然是体育主管部门,但从更深的层次来看,全民健身设施的修建和维护实际上是一项民生工程,不少地方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记者今天向南京市鼓楼区体育局群体科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多少觉得该部门现在的处境正应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句话。据南京市鼓楼区体育局群体科科长花勇向记者介绍,科里仅有的两名工作人员要负责全区所有的群众体育相关工作,这其中也包括全区300多处健身路径设施的维护检修工作,科里还有3名外聘的健身路径设施器械巡检员,即便如此,健身路径设施的维护检修工作也是常年高负荷进行,工作量可谓巨大。外界可能很难了解到像花勇这样的地方体育部门工作人员,在健身路径维护检修上的工作压力,只要有一次工作不到位,就会被外界看到。

  花勇向记者解释了那段健身路径杂草丛生的原因:“因为要铺塑胶地面,所以一直没有对那里的环境进行整治,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没有及早发现那处健身路径已经长满了野草。我们接受、也欢迎老百姓和媒体的监督和批评。”

  花勇说,郑淮路北首的健身路径从今天开始已经提前铺装塑胶地面,所以,杂草丛生的现象不久就会改变,老百姓很快就能重新走上这里的健身路径。

  作为公益性体育设施,健身路径在我国城乡各处的布局是见缝插针,在公共体育场地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健身路径高效利用了或大或小的土地资源,为老百姓提供了少则几套,多则上百套的公共体育设施。据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健身设施处处长黄玮向记者介绍,健身路径是深受中老年人欢迎的体育设施,健身路径的保养和维护问题,关系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不过,健身路径的维护长期以来都是个大难题。检索近几年有关健身路径年久失修、无人管理乃至引发健身者受伤的新闻就能发现,几乎全国每个省市都发生过健身路径维护不力的问题。

  按黄玮所说,导致健身路径维护不力的主要原因,一是健身路径的捐赠主体有好几类,体育部门仅占其中的一小部分,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相关企业等捐赠主体占了大多数。国家体育总局对各级体育部门的要求是,不能对健身路径一建了之,不做后期维护,但国家体育总局很难对地方政府和社会企业这样要求;二是健身路径的维护、管理主体也是多种多样,有的是体育部门,有的是街道办、居委会,有的是小区物业,有的是相关企事业单位,所有这些单位,也存在受谁领导和经费来源的问题;三是全国生产健身路径器械的厂家有上千家,其中一些小企业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维护所生产的器械。

  当然,还存在像南京市鼓楼区体育部门面对的问题,几名工作人员要负责辖区内300套健身路径设施的维护保养工作,花勇表示,“鼓楼区是南京市的中心城区,人口密集,健身路径作为公共体育设施的使用率非常高,可想而知,其发生故障和损坏的几率也会很高。这300套健身路径设施的巡检和维修工作量很重,难免会有疏漏”。

  另据花勇介绍,为解决由房地产开发商或企业捐赠的部分健身路径设施后期无人维护的问题,鼓楼区体育局又把这类健身路径纳入日常维护范围,新增了几十处健身路径的维护工作,两名工作人员加上3名巡检员的工作压力进一步加大。

  “我们也在考虑将健身路径的维护外包给相关企业,以政府采购的形式实现健身路径的日常维护。但已经出现的一个问题是,生产健身路径器械设施的厂家众多,很多厂家的零配件并非同一标准,这对于提供维护服务的企业来说也是一大难题——必须储备所有这些厂家的零配件,才有可能修理所有这些厂家的器械设施。”

  对于南京市鼓楼区来说,人力不足影响了健身路径的维护,但至少政府有足够的资金保证修缮和更新所有出现故障和损坏的健身路径设施。而在我国中西部很多地区,据黄玮介绍,政府连维护健身路径的预算可能都没有。

  “修建健身路径被当作一锤子买卖,只管建不管修的情况还很多。”黄玮表示,“正如我们统计的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共有360多万件健身路径设施,其中大部分是各级地方政府修建的。如果各级地方政府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对健身路径进行后续维护和管理,这些健身路径就很容易出现年久失修的问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些地方政府看来,宁可投资建设利用率不高但能够体现政府形象的大型体育设施,也不愿对老百姓身边的健身路径加大维护投入。

  对待小小的健身路径的态度,实际上体现了一级政府究竟是不是把体育视为“民生工程”,而能否解决频频曝出的健身路径维护不力的问题,最终也主要取决于各级地方政府对体育民生问题的重视程度。

  本报北京9月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