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僵尸引渡使 > 第十二章 留下的柳玉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留下的柳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电话的老者,就是燕京陈家三老之一的陈玄,同时,他也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更重要的是,他跟姜师一样,是一名引渡使,负责燕冀一带。燕京四大家族,江家,叶家,赵家和陈家每个家族的力量都大到可以影响华夏走向。所以在处理马家这件事上,姜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玄。

“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帮忙办一下。”随后姜师将马家的事情大约说了一下。

“人间的事情你现在也管?”

“不是,这件事跟我几个需要引渡的人有关。”姜师并没有多说关于柳家的情况。因为每个引渡使都知道,如果跟引渡使不相关的事情,他们是不能插手人间的事务的。就连陈玄,虽然是陈家三长老之一,但他却从不插手陈家的事情。

既然跟引渡使相关,陈玄就没多问什么,毕竟对他们这类人来说,其实人间的事情都不算是大事。

“你把东西给我,我让陈家的人去办。”

“已经传到你引渡使令牌上了。”

引渡使令牌的其中一个作用就是引渡使直接可以互相传输,不然那些发回原籍的鬼魂,难道你还要引渡使自己给人家押送过去吗?

既然这事情陈玄已经答应,以陈家的力量,很快就会有结果。

三天后,粤省各地警笛声,一天到晚的没停过,一辆辆警车呼啸在路上。这样的情况在整个粤省持续了整整三天时间。

今天是姜师将资料给了陈玄后的第六天,立道居前堂大厅里,此刻大厅圆桌子上正坐着六个人,其中一个样貌六十多岁的老者,还有之前帮姜师查马家的两个鬼差,最中间坐着的两人,竟然是黑白无常,最后就是立道居的主人姜师了,而狐狸依旧老样子,蹲在桌子旁边。

三天前,马家父子就被正式逮捕,连带着马家的手下一共被抓了一百多人。在粤省各地涉案的官员,也被逮捕了几十个,而这三天,粤省更是进行了大清扫,所以这三天时间,那些手头上不干净的官员和一些企业,个个都是胆战心惊的熬着。

有陈家插手马家的案件,仅仅三天,马家父子就被查的一清二楚,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马家父子被判处死刑,同时被判处死刑的有二十六人,都是马家的心腹。其他人等从二十年到有期徒刑。涉案的官员也没有一个低于六年有期徒刑的。这次粤省可算是打击犯罪有史强度较高的之一了。

今天就是要将柳家人送归地府的日子,所以姜师宴请了两个鬼差。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请了鬼差办事,一定要有所表示的,虽然姜师不惧怕这些。但人情往来的东西,姜师还是懂的。

至于那老者,便是燕京的引渡使陈玄了。他完全是因为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一个引渡使都插手人间事件。而黑白无常,完全是因为姜师通过他们说要宴请鬼差答谢,就跑来混吃混喝的。毕竟姜师的手艺,是真的好。

“确实是人神共愤,只是可怜了那些枉死之人。”陈玄一边喝酒一边听着姜师的讲述。脸色也只是些许的不忿,并没有表现出如何的愤怒。别看他六十几岁的模样,可实际年龄已经两百多岁了,一个金丹修士,最少有千年的寿命。所以两百多岁对他来说,算是正值年轻之时。至于外貌,对一个修士来说,根本就不在乎那些。

而黑白无常和两个鬼差,则是该吃吃,该喝喝。完全对姜师讲述的东西不放在心上,说来也是,对于黑白无常这些人而言,虽然柳家确实很惨,但千万年来,黑白无常见过比这更惨的事件那是比比皆是。

酒桌上,两位鬼差频频给黑白无常敬酒,虽然黑白无常不是他们的直属上官,但跟黑白无常关系处好了,虽不敢说有多大直接的好处,但在鬼差之间,也少不了有吹牛的成本不是。一旁伺候的柳玉也很有眼色,只要见桌上之人杯中没酒,就立刻给满上。如此来来回回,一顿饭六人是吃的皆大欢喜。

白无常谢必安率先放下手中的筷子,满意道:

“今日酒宴我兄弟二人吃的甚是欢喜,这旁边有个美人倒酒伺候着,可比你这小僵尸有意思的多。”

见谢必安如此说的两个鬼差纷纷点头。感觉这白爷似乎话中有话,其中一鬼差便随口说道:

“只是今日之后,这柳玉姑娘就要前去地府报道,以后引渡使大人这可就又回归原样了。”

“是啊,倘若这柳玉姑娘能留在这立道居中,倒是能让立道居平添一些声色。只是这亡魂不可在人间久留,却不知有什么办法?”另一个鬼差接着说道。

谢必安看着两个鬼差,神色满意,心想:“这两个小鬼懂行啊,本座心中想的,都被这两个小鬼帮我说出来了。看来以后可以多观察一下他们。”

随后故意咳嗽了两声,给黑无常范无救使了个颜色。

范无救似乎早有准备,沉声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看柳玉姑娘是否答应了。”

站在一旁的柳玉听到范无救的话,先是一愣,之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随即朝黑白无常跪了下来。

“柳玉本想去地府报道之后,再无机会报答引渡使大人的恩情。如今能留在引渡使大人身边,小女子心甘情愿。请二位大人成全。”

“这小僵尸作为引渡使,身边除了那只狐狸外,一个渡者都没有,你可以留在人间,成为他的渡者。你愿意吗?”

“柳玉谢过两位大人。”柳玉说完,重重的朝黑白无常磕了一个头。

姜师在一边张大了嘴巴,看着众人你来我往,几句话之后就把事情定了下来,貌似,自己被黑白无常安排了。留不留下来,不是应该问问我这主人才对吗?

“我说两位大人,您两位这是为何,况且,她一个小鬼,似乎不能长时间留在人间的吧。”

“小僵尸你别不知足,这么一个大美人能留在你身边做渡者,还不够你嘚瑟的吗。至于留在人间的问题,不用你担心。”说完谢必安从腰间取出一个金色令牌递给柳玉。

“这是?”姜师不解的问道。

“鬼差令!”这次是黑脸范无救回答,只是他说话依然那么简短。

姜师见过鬼差令,那两个鬼差身上就有,只是他们的都是黑色的令牌,为什么给柳玉的却是金色的。

“小僵尸不懂了,哈哈,告诉你吧,黑色的鬼差令是在地府做事的鬼差用的,而金色的鬼差令则是留在人间任职的。有了鬼差令,柳姑娘就能长期留在阳间。”白无常谢必安见姜师疑惑,随即解释道。随后朝跪在地上的柳玉说道:

“起来吧。”

闻言起身的柳玉,手中握着金色的鬼差令,双眼直直的看着手中的令牌,不知道此刻正在想什么。

而一直在一旁候着的柳家其他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坚定的点了点头。三人同时朝黑白无常二人跪了下来。

“我等愿意留下来侍奉引渡使大人,无怨无悔。请两位尊使成全。”跪在前面的老鬼柳明朝黑白无常说道。

“你们当本使的令牌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吗?我知道你们想要报恩。但你们可知道这鬼差令牌代表着什么?”

“你们真的以为让柳姑娘留下来做侍女吗?也罢,今天本使就跟你们说说,也好让你们三人可以安心去投胎。”顿了顿的白无常谢必安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后继续说道:“这令牌乃是崔判官知道了你们的事情之后,让我兄弟二人带来给柳姑娘的。可以说,这是崔判官念你女儿生前受苦,死后受了二十多年的水劫,最重要的是,狮子洋大桥下,阻止了你儿子降灾人间,此等善念,让崔判官决定送给你女儿的一场造化。”

“让你女儿在人间多行善事,多积功德,他日位列正神也有可能。”

“至于你们三人,催判官也为你们各自寻的好人家,来世皆是有福之人,至于其他的,天机不可泄露,你们也不用多问了。”

闻听柳玉乃是崔判官给的造化,柳玉也随柳明三人再次跪了下来。跪谢了黑白无常,遥跪了崔判官,再跪谢了众人。

让柳家一家四口起身之后,黑白无常也从座位离开。

“回地府报道之后,你们一家四口便算是缘尽,时辰尚早,你们再多说说话,告别一下吧!”

随后六人和狐狸便离开前堂大厅,把大厅留给了柳家四口。

临别之际,柳家四人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各自互诉衷肠,流泪满面,柳玉更是知道,父母离开之后,此后再无相见的可能,但该来的总是会来。

离别总是感伤的,所以直到入夜之后,柳家三人要送走的最后一刻,姜师和黑白无常才再次来到了前堂大厅,柳家四人见姜师到来,也知道离别的时间终于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