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覆仙纪元 > 第八章 草灰蛇线,缜密布局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草灰蛇线,缜密布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曲天河之上,在那无尽虚空的深处,有一扎根于黑暗,却生机尽显的浩瀚界域,那里被神圣的光辉笼罩,巍峨雄铮的宫殿群错落遍布。

  不同于仙宫之上的云海飘渺,九天之上的此处自成天地,既无凡尘拖累,也无仙宫掣肘,却是要比所有仙宫更加的辉煌壮丽。

  其外隐隐可见九条雪白的匹练在黑暗中交叠缠绕,延绵至不可见的远方,不时还会有似雪花般晶莹细碎的亮片激荡而出,甚是瑰丽,那是天河在掀起浪花!

  其内繁花似锦,绿意盎然,四季如春,神圣的光辉点映着各处,又好似融于整个天地,便是无形中散发而出的魅力,也能让无数生灵望之沉醉,无可自拔。

  这里便是如今的圣者居所,原先旧王时代的神隐之国,乃是整个世间至高无上的土地,没有之一。

  哪怕是佛道两家自旧王时代后期积累人间念力,迅速崛起的须弥山和白玉京,也只能堪堪与之同级,却无法真正地追赶而上。

  此方天地的中央,有一占地极广,虚实相映的悬空城池,远远望去好似海市蜃楼,虚幻模糊,但往近处相靠,便能发现其上诸多细节,煌煌赫赫,瑰丽雄壮,好似鬼斧神工,高灵来格。

  这便是旧王帝都迁徙而走后仙域重建的九天城,为圣人居所的最核心,新王权臣以及仙域的最高层尽在此处幽居候命,又或闭关悟道、冲刺巅峰。

  但正是由于九天城乃是新王法则重构的地界,与原神隐之国的整个界域颇为格格不入,而今新王真身又在无穷远处祭炼星海,唯有一分身坐镇城中,这才有了如今的虚幻不真实之感。

  九天城外,四面八方各有一晶莹剔透的接引桥梁,天地灵气汇集,雾气氤氲升腾,其中蕴含新王法则之力,乃是接续九天城与整个神隐之国的重要基石。

  可以说只要新王不死,法则仍存,九天城便不会彻底崩盘,这里仍然是诸天万界最为坚固的堡垒。

  能居住在九天城里的,要么是新王的权臣和心腹,要么就只能是位阶奇高的圣者人物,他们视诸天万界为棋盘,以气运流转,道法衍化为规则,不断地下子落子,去达成一个个改变诸天格局的谋划。

  诸天万界里,他们便是绝对的操盘手,而庙堂权谋和仙家清冷,则尽皆融于这九天一城。

  至高殿堂上,愈加威严肃穆的仙家朝会进入高潮,旧王诏令一出,天地翻覆无常,谁人胆敢小觑。

  就连围杀魏无伤及其先锋军的奔袭战失败,甚至一位圣者当场被斩去头颅,其后点燃命灯续命无效,也只是被当成了铺垫激烈气氛的前奏,以更好地过渡到清剿旧王一事之上。

  殿上就如何处理旧王苏醒一事,群臣争吵不休,而新王分身仓颉独坐高台,神色淡漠,只是任凭台下众人争来争去,没有调和阻止的意思,自己就好似旁观者一般,不发一言。

  直到又过了一段时间,大部分人的意见都已清晰地表露出来,而热烈争吵的多方大都已经酣畅淋漓地说够了,仓颉这才有所动作,开始覆下磅礴威压,直至蔓延了整个殿阁,群臣震颤,静寂一片。

  “就派红尘仙中战力第一的雷擎去吧,离开的时候让他来九天城找国师一趟,到时自有安排。”

  离高台最近的一位老者躬身拜伏,应了一声,其余群臣哪怕再有意见,也只能跟着拜伏,应诺无疑。

  拜伏过后,还是有人走至阶前,劝阻道:“可是吾王,雷擎连尊者都不是,当初要不是有您的敕令,他连这圣人居所都进不得。”

  此人乃是一位阶高到吓人的诸天人族大圣,寿龄难以比拟,乃是跟随新王起势,甚至参加过穹顶战役的绝对心腹。

  仓颉并无恼怒,淡淡回道:“他不是有连败五位尊者的战绩吗?够用了。”

  “但他要去清剿的可是旧王!”

  高台上仓颉嗤笑道:“你认为有人杀得灭旧王?!”

  阶下群臣,包括劝阻者在内俱都哑口无言。

  仓颉倒也耐得下性子,继续说道:“对旧王无非制衡一道罢了,我自有安排。国师留下,其余人都退去吧。”

  群臣跪地拜伏,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出殿外,唯有靠近高台的那位老者,一人独立,未曾离开,刚才也只是微微躬身,以示恭敬。

  这位耆髦老者,头发花白,身子微曲,但却足够的精神矍铄,眼眸深邃如幽空,沉静而冷厉,浑浊是假,隐藏其中的一点清明才是真。

  他便是刘歆,整个仙域的国师,九天城中的权相。

  他自旧王时代存活者至今,自跳出凡尘的红尘仙做起,其后不断攀爬,步步高升,直到成为了诸天大圣,为新王赏识,扶摇而上,更是在穹顶之战中大方光彩,成为了论功行赏第一的扶龙之臣。

  实力暂且不谈,单论刘歆的胆识过人和智谋无双,便少有人能敌。

  新王甚至亲自汲取了一整条天河的伟力,为其治愈旧伤,点续命火。

  仙域纪元到来之后,老人壮举无数,种种改天换地的谋划均是出自他手,被人冠以仙域国师之名,乃仙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相。

  高台上的仓颉率先开口道:“他入局了。”

  老者点着头答道:“事情轨迹与我们所计划的完全吻合,进展很顺利。”

  当初有仙域圣者囚禁了凤妤的一缕神思,抓住这个机会,刘歆便开始了布局谋划。

  新王以法则之力构筑囚笼,将古神真意彻底囚禁在了其识海深处,然后刘歆又重铸了一具仙家肉身,其内印刻有其大道烙印,这缕以寻找旧王为执念的神思便彻底地被改造完成,甚至如开天眼一般,种种变故尽入刘歆之眼。

  其后,新王将断壁残垣中的瑶池修复,以之为界,重新构筑法则天地,便形成了如今的瑶池仙宫和青冥天下。

  刘歆将被改造后的凤妤神思置于其中,充当了仙宫宫主,实则却只是一个引导鱼儿上钩的诱饵。

  老人接续道:“当初在那座天下他二人纠缠不清之际,便注定了会有今日的选择。”

  高台上淡漠的声音传来,依旧威严如常:“白玉京和须弥山那边谈得怎么样了?”

  老人回应道:“他们同意与我们共铸九天十地,但连结仙宫以及投入的诸多资源需要我们去承担,而代价是半个圣人居所的掌控权。”

  仓颉嗤笑一声,嘲讽道:“他们是真敢要啊!告诉他们,圣人居所不行,但我可以拿未曾祭炼的星海去换,让他们自行派遣高手前来祭炼。”

  刘歆抬头仰望道:“吾王英明。但如果那些家伙还是不同意怎么办?”

  “最多再加上两条天河。祭炼星海一事不容懈怠,无尽天一线和这计划你都多多用心。”

  老人恭敬鞠礼道:“吾王放心,您既然将那座天下和仙宫的法则之力尽数赐予我身,一切变故都应由我来承担。”

  老人嘴角上扬,颇具嘲讽意味地说道:“而今我已经感受到那座天下,因旧王到来而产生的法则动荡了。”

  而后老人似想到了什么,向高台上的仓颉问道:“可那雷擎是怎么回事,您真的要让他去清剿旧王?”

  “一柄快刀而已,终是棋子,如今不过是先入棋盘,能够加速进程罢了。”

  老者点了点头,他问这一句,无非是想着更谨慎些,想要搞清楚宝座上的王是否真的有什么隐秘谋划,如今得到否定答案,他便能更好地掌控棋局了。

  突然老者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了一副画面,这次他嘴角咧开更大的弧度,连眉梢都是上扬,他嘲讽地说道:“那八字谶语,当真是可笑啊。”

  “绝望中的希望,我们应该尊敬才是。”话语真诚感人,只是仓颉嘴角勾起的讽刺意味却暴露了本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