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甜渍情诗 > 十杯甜酒

我的书架

十杯甜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一早,冉瑶是被电话给吵醒的。

母亲大人丝毫不照顾她脆弱的睡眠,一连打了八个,把她从梦中十八层活生生给打到清醒。

她捂着额头,神经衰弱地开口:“喂?”

“怎么才接电话!赶紧收拾一下,中午出来买衣服,晚上吃饭去——”

冉瑶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吃什么饭?”

“和你顾叔叔家呀,之前不是说过了?”

冉母还在狂轰乱炸:“赶紧赶紧的,我们快到你寝室楼下了,你换个衣服马上下来。”

那边催得厉害,她刚睡醒,压根就没有思考能力,套好衣服吃了个面包就下楼了。

直到被扔在商场门口时,才终于察觉到不对——

冉瑶:“吃个饭而已,为什么还要特意买衣服?”

母上大人有理有据:“你和他们家小顾哥哥好久没见,不得打扮一下啊?”

“啊,不是,”冉瑶眨了眨眼,机械般后退两步,声音因为难以置信而出现莫名停顿,“所以这是……相亲?”

“什么相不相亲的,”冉母嘴上嫌弃,嘴角却乐开了花,“再说了,小顾那孩子又高又帅成绩又好,你要真能给我找这么个女婿,那妈妈可满意死了。”

冉瑶:“……”

所以,这不就是,相亲?

她胡乱捋了把头发,知道以母亲的性格,这面是非见不可,打扮也容不得含糊,只得跟上前去,试了几套衣服。

——反正她又不用掏钱。

最终选定一条蓝白色的公主裙,肩膀微微蓬起,中间又做了收腰,将她的身段勾勒得得体又好看,冉母非常满意。

买完衣服还早,冉瑶打道回家,打算补个午觉。

睡前刷到个游戏视频,勾起了她玩王者的欲望,结果游戏刚一打开,朋友正拉她进队伍呢,就收到了母亲的消息:

【包间708,快来,你顾叔叔他们都到了。】

她悻悻锁屏,在软件上叫了辆快车。

几分钟后抵达,冉瑶推开包间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吸睛的长腿。

那人正在沙发上翻着菜单,是有点儿规矩又显懒散的坐姿,仿佛随性恣意是刻在骨子里的风格,手指轻轻一转,流光翻转,光影摇曳。

不期然,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冉瑶的心跳在这一刻,非常尊重美色地停了半拍。

……好漂亮的一双眼睛。

弧度周正又凛然,眼底却勾着几抹潋滟的春意,似笑非笑,欲说还休。

她有点僵,被冉母按着在他身边坐下。

紧接着,以超高的分贝被灌入重点——

“这是你顾哥哥,快叫啊!”

“不记得了?你小时候还趴在他家窗口朝他流口水呢!”

冉瑶:“……”

是吗,我以前竟然是这种人?

她想尬笑带过,但莫名地,感受到他若有似无的目光,耳垂竟有些微微发烫。

流、流口水也正常吧,确实,挺帅的。

还是少年先开口替她解围。

“没事,瑶瑶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

他话音刚入耳,冉瑶便怔了怔。

——好熟悉的声音。

但究竟是在哪里听过,却是想不起来了。

似乎看出她的停顿,他问道:“怎么?”

“没什么,”她眨眨眼,“你是哪个学校的来着?”

“南漳大学。”

她更讶异:“我们一个学校的?”

“是啊,”他笑,毫不意外的模样,“可惜我们没见过,是不是?”

“……好像是吧,”总觉得他像在暗示什么,但她将记忆搜刮了个遍,还是没有丝毫线索,只能继续问,“什么系的啊?”

“光电信息。”

“那好像住在校内,我们住校外的,”冉瑶耸肩,“隔得远,怪不得没遇到过。”

他手指搁在扶手上,敲击的节奏不急不缓:“说不定遇见过,你没注意。”

冉瑶心想,她平时走路很少四处看,一般都是室友看见帅哥再叫她,但她最近打王者打得心猿意马,说不定真有看过,但忘了。

……对了,王者!

她急忙拿出手机,发现方才的队伍已经解散了。

朋友先开了,只能她自己打了。

一边的大人聊得开心,而少年半垂着眼,像在思考着自己的什么事情,冉瑶没事可干,问他:“介意我打把王者吗?”

——其实也就是礼貌询问,这种等饭期间,大家都是各自玩着手机的。

顾辛白当然点了头,正要提议一起打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眼明手快地点了开局。

顾辛白:“……”

冉瑶本来想打娱乐模式,结果一不小心点成排位,在他的注视下,又不好意思取消,只能硬着头皮开始了。

她是五楼,最后一个挑位置,轮到她的时候只剩下打野,而她唯一拥有的打野英雄……

是李白。

难度挺高,她不会玩,唯一购买的原因是因为这是她老公。

冉瑶的呼吸跟着停了片刻,太阳穴有点痛。

她一次都没玩过啊……

开局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买装备,也不是搜怎么玩——

而是很聪慧地,屏蔽了队友的语音和文字,以免看到大家辱骂自己的内容。

做完一系列自保程序后,她开始努力回忆,之前她玩瑶的时候,那个李白是怎么杀翻全场的。

一开始是打野怪吧?什么野怪来着,鸟还是猪还是红蓝buff?

几级要开始支援队友啊?她现在2级也可以吗?

终于,在她三分钟为对面送上两个人头后,一边的顾辛白忍不住开口了。

少年忍着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摊开,低问:“要我帮你打么?”

果然还是被他看到了,冉瑶想。

她一张脸涨得通红,把手机递出去,习惯性确认道:“你会打吗?”

问完就后悔了,再不会应该也比她会吧。

她这操作,但凡是个人都能比她玩得溜。

“唔,”少年却像是想了一想,低低道,“应该凑合。”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他在一分钟之内完成了五杀。

冉瑶:“……”

我们这玩的是一个游戏吗?

很显然,这样明显的变化,是个人都能察觉到,更何况是刚刚打她和捏死蚂蚁一样轻松的对面。

趁着复活时间,对面的程咬金在公屏上发言了——

[全部]这可太淦了(程咬金):对面李白,你老公上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