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甜渍情诗 > 3. 三杯甜酒

我的书架

3. 三杯甜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不是还叫哥哥?

明明已经忘了这事儿,当时大家也只是开个玩笑,但此刻被他这么好整以暇地提起,竟凭白多了几分……羞耻。

冉瑶头昏脑涨,脸有点热,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昨天是……”

剩下的话说不出了,幸好,他也没执着于答案,只轻笑了两声,算是揭过。

“别傻站在路中间,到我这来。”

她乖乖跟过去,看他打什么自己就跟着打,满了四级后骑在他头上,满地图乱跑——

至于玩法嘛,当然是哪里亮了点哪里,眼花缭乱地看他各种走位杀人,蹭助攻蹭得风生水起。

混子小瑶又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杀人的时候会有播报,偶尔旁边会出现点赞按钮,既然她没法输出,那点个赞还是可以的——

因此每次他二杀三杀时,后面都会跟上她的点赞,系统还总是随机配上台词:“niceeeeee!”

就……特别捧场。

这人讲话的语气懒散又随性,杀起人来却一点儿不含糊,打到后期,对面已经看到他就开始害怕,没迎战就往塔后面躲了。

冉瑶狐假虎威,挂在他头上被逗得直乐。

这种操作当然非常值得引起注意,没一会儿,他们队伍的小乔就在频道里打字了。

[队伍]奶油蛋糕(小乔):李白哥哥,你好厉害,下把可以一起玩吗?

[队伍]奶油蛋糕(小乔):我玩辅助,全程跟你可以吗。

冉瑶抿了抿唇。

其实她也只会瑶这一个英雄,恰巧也是辅助位。

按照阵容搭配来讲,队伍里只能有一个辅助,否则会很难打。

如果他要和小乔打的话,那她就没法加入了。

不过没事,好歹也玩了一局,待会儿严青回来还能再带她。

冉瑶没放在心上,专心继续游戏,毕竟本来就玩得菜,再不认真点就太掉链子了。

这局结束之后,她正要退出,但还没来得及离开房间,他已经又开了一把。

还是老阵容,方才的小乔连影子都没见着。

冉瑶:“诶?”

那边窸窣响了两声,他的声音才跟过来,太久没说话,有点沙:

“怎么?”

“上把的小乔不是拉你了吗?”她问,“你怎么没过去啊?”

那边停了两秒,旋即有点发笑:“她拉我,我就要去?”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啦。

冉瑶说:“但她打得肯定比我好呀,我能感觉到。”

都是打游戏,谁不想和厉害的队友一起。

这会儿他倒没停顿了,像是想起什么,回道:“不管打得怎么样我都能赢,还不如选个点赞特别快的,”声音又沉了几分,像是在笑,“你觉得呢?”

想到自己刚刚几乎一个不落的点赞,简直是把狗腿子发挥到了极致,冉瑶脸颊迅速升温:“……”

他怎么还能注意到这种东西啊,以后不点了……

冉瑶默默腹诽。

好巧不巧,上把说要和他玩的小乔,这局竟然匹配到了他们对面。

二人迎面相遇,冉瑶觉得他再怎么说也会念及旧情、放点水,毕竟人家一口一个“李白哥哥”,叫得多好听啊。

正在她思索间,一抬眼,小乔没了。

——不偏不倚倒在他剑下,贡献了一血。

冉瑶:“……”

男人都是这样冰冷无情的怪物吗????

她不过站在原地怔忪几秒钟,对面的马超已经来刺杀她了。

马超随手扔个技能,她瞬间掉了大半管血。

冉瑶顾不得再想其它,手指不停滑动屏幕,一边仓皇逃窜,一边开启复读机模式:“完了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她完全没看小地图,也不知道该往哪跑,跟条贪吃蛇似的乱扭,千钧一发时有人从右下角窜出,三两下就把马超解决在了野区。

击毙音效结束后,那人才轻飘飘开口:“有我在,死不了。”

顿了顿,瞟一眼她身上血量:“这不是没事?”

冉瑶眨了眨眼,大脑有些空白。

她几乎只剩一丝血了,哪怕马超扔个普通攻击,她都得原地去世。

不过还好,没有死。

方才刺激又惊险,她还没缓过神来,手指遵循本能,在屏幕上滑了几圈,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顾辛白只剩一半的血了,但打几个野怪很快就能回复上来。

他位移得很快,却见身后有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小尾巴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很快被他拉开一大段距离,追得很吃力的模样。

若要仔细看,这小尾巴的血量见空,浑身都冒着红丝丝的雾,却仍然,坚强而执着地,跟在他身后。

上次小姑娘追了他大半个地图,还只是因为看他没血了,想给他交个治疗。

他唇角掀了掀。

正当冉瑶意识过来自己该回泉水补血时,距离很远的李白忽而调转了方向,重新回到她身前。

她抬眼。

“是要交治疗么?”他声音里笑意难掩,“……好,这次我保证不动。”

冉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血液上涌,脸慢腾腾地,红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