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甜渍情诗 > 摘颗星星(怎么又穿这么多是我不配...)

我的书架

摘颗星星(怎么又穿这么多是我不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占星书与桃花簿》

文/鹿灵

9月21号,水星逆行,俗称水逆。

梁满月上了人生的第一次热搜。

【星座博主只关注一轮满月,她真的好准。】

【太神了,昨天预测的天秤水逆,会睡不好、做噩梦,都灵验了[裂开]】

【水逆第一天,我已经经历了错过车、包带断裂、手被划伤、被热水烫、骂老板不小心转发到工作群——等一系列死亡事件,水逆什么时候过去啊,求求了。】

就在热搜上对她的占星赞不绝口时,梁满月正身披小号,在某条游泳运动员微博下大放厥词:

【腹肌,多发,懂?】

【跟我还这么见外?穿这么多是什么意思?】

【既然发视频就有诚意一点,把肩膀上的毛巾给我拿掉!】

……

打字正酣时,电话突然响了。

是闺蜜阿纯。

梁满月接起:“喂?”

阿纯:“你干嘛呢?”

“新关注了个根正苗红的游泳队帅哥,正在欣赏呢,怎么了?”

话音刚落,她对着名为【江星树】的账号,点下一个关注。

阿纯:“要不要出来玩?”

“不用,”她说,“忙着呢,抽不开身。”

“真的吗?”阿纯说,“刚好有游泳队的帅哥。”

很快,梁满月这边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

阿纯:“怎么说。”

“换好衣服了,”她道,“地址发我。”

“……”

梁满月到的时候,包间里差不多已经坐满了。

她点了杯饮料,听大家在聊天。

“行总什么时候来啊?”

“快了,说到附近了。”

她随意听着,也没放在心上。

几分钟后,有人拿出相机,说要拍vlog,梁满月依旧扮演着很好的背景板,和阿纯分享八卦。

很快,大门响了一声,有人推门进来。

看清来人的那一刻,梁满月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

一个小时之前,隔着一张谁也不认识的屏幕,她还在猖狂地大放厥词,质问他为什么要好好穿衣服。

而现在,他不仅穿了,穿得还很严实。

简单的白色t恤,撑出他宽阔的肩膀,隐约能看见形状绝佳的胸肌,窄腰长腿,手臂上有青筋的纹路,双眼皮,鼻梁很高。

好像看到虚拟的人物变成现实,思维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她略显错愕,脑子里不停滚过自己发的那些虎狼之词。

……很惊悚。

或许是她表情变化太明显,单反相机的镜头一直聚焦她。

那人笑得手都在抖:“哈哈哈哈哈这什么表情啊!”

除了她,大家都熟识,因此没一会儿,方才的画面就被传阅了起来。

——她自己也有幸欣赏到。

只见屏幕中,本还言笑晏晏的少女,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眼里灯光悉数熄灭,笑意渐渐消失,身体绷直,沉默又僵硬。

梁满月:“……”

她刚入坑,也是这会儿才想起来,江星树因为名字谐音,再加上游泳成绩优异,一直被队友戏称为行总。

旁边的人哪管她这么多心理活动,清一色全笑疯了。

“好家伙,我在川剧都没见过这种变脸。”

“我们号称百人斩的江神也有今天?”

“不愧是当红博主,满月老师很有格局,我很喜欢。”

她连忙摇头:“没有,我只是……”

那人手一捏,示意她不用再说:“我懂,我懂。”

梁满月:“……”

本尊在这,她当然不能造次,甚至还因为小号的某些发言,不由得更加收敛。

她安静坐着,直到后面狼人杀开始发牌,江星树伸手的时候,她也不慎伸出手来。

两人指尖在牌桌上碰撞一秒,如同触电般,她连忙收回。

非礼勿碰、非礼勿碰。

两秒后,手机一亮,收到阿纯的消息。

阿纯是很清楚她小号秉性的:【你在清纯个什么东西啊?】

“……”

梁满月患有一种当代年轻女性的通病。

面对帅哥,现实里沉默拘泥,网络上我呼风唤雨。

明明在桌游店,还发誓自己再也不胡言乱语,一回到家,发现江星树又更了新的训练视频。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手指已经先猖狂地输入了二十个字,然后点下发送。

第二天,她去学校找阿纯,阳光太晒,她就走了条阴凉的小路。

结果路过游泳馆,看到熟悉的脸孔。

是江星树,他正站在台边,看样子是要开始训练。

她正想着要不要避一下的时候,他掀眸看了她一眼,很快,又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抬手把上衣脱了。

梁满月了然。

游泳馆这么重要的地方,为了防止他们分心,玻璃应该做成了特殊材质,她可以看到里面,而他看不到外面。

有了这层玻璃,好像有了屏幕的遮挡一样,她就站在原地,堂而皇之地看了起来。

他身材确实很好,可惜她今天没戴隐形,只隐约能看到一点点腹肌的形状,更细节的却是看不出了。

因为看不太清,她便看得更加认真,眼见他开始做热身准备,更是清了清嗓子,目不转睛。

这次的热身居然还有平板支撑,她眯着眼,不由得走近了些。

紧接着,一连串运动过后,她分析出这人不凡的身体素质。

——连做这么久,竟然气都不带喘的。

但没过太久,她看到他拿起了手机。

然后……她的手机响了。

梁满月打开,显示收到一条隔空投送。

jiangxgshu:【好看么。】

“……”

他能看到??

她脑子里轰隆一声,可此时转身就走更尴尬,于是她硬着头皮,给他回复过去。

manyueliang:【还可以。】

江星树:“……”

她也不知怎么的,可能是社交牛逼症在这时候犯了,梁满月又低着头,缓缓打出一行:

【扩胸运动,你还有一组没做完。】

“…………”

状似自然地跟江星树挥手告别后,她转身,走出几步后,加快了步伐。

最后,甚至小跑起来,逃也似的出了学校。

十分钟后,梁满月趴在咖啡厅的桌上,被阿纯戳了下脸颊。

阿纯:“不是让你去学校找我嘛,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想到方才的画面,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连头皮都在发麻。

“我跟你们学校不合,那边的风水克我,”梁满月说,“尤其是泳池附近。”

阿纯:“……”

“怎么,你遇到江神了?”

“别说了,”梁满月道,“反正这个月我水逆,总爱胡言乱语,超过两个人的活动别叫我。”

“行啊,我们先去逛街嘛,这周末去唱歌,就我们俩。”

她们逛完街,吃了火锅,梁满月又在家里忙了一会儿微博号的事情,回答了一些粉丝提问,周末的时候,跟阿纯出去唱歌。

她们没预定,最后只剩下一个超大包厢,不仅能唱歌,还能玩桌游。

阿纯发了条朋友圈,很快有朋友留言说想过来玩,阿纯不便拒绝:“怎么办?”

“来呗,”她说,“正好我有点唱累了,来一两个女生也可以。”

——谁知最后乌泱泱来了一大堆,江星树也在其中。

梁满月往沙发后缩了缩,妄图完全削弱掉存在感,和沙发缝融为一体,好让他不要发现自己。

还好今天也算顺利,她和江星树没什么交集,不知是谁找出一套塔罗牌,非让她占卜算一算运势。

这是她的专业领域,大家全都凑了过来,算了几个人之后,她有些乏了,靠在椅子上休息。

歇了会儿,面前的板凳微微一响,有人坐在了她对面。

江星树:“给我算算?”

她撑着脑袋,打了个呵欠,眼尾有些泛红,也顾不上对面是谁了,懒懒倦倦地道:“生日?”

依次得到了需要的讯息,她克服着困意,正要开口时,房间却突然黑了。

不远处吵嚷起来:“停电了?”

“不是吧,我第一次遇到唱歌停电的。”

包厢中一阵骚乱,她却困意更深,不知从哪里找出一盒火柴,微微拢着一旁蜡烛的火心,将香薰蜡烛给燃了起来。

蜡烛很小一只,用来桌面装饰,只够照亮这一个角落,紧接着,她伸出手指,抽出张卡牌。

“这个月要注意身体方面的疾病,可能会因为过于劳累不得不暂停工作,人际交往方面,有可能会遇到小人,这点要注意。”

烛光摇曳,给她的面颊铺上一层暖色,像是港式胶片里的滤镜,质感清晰又模糊,平添几分惊艳。

都说她认真工作时最迷人,他想的确如此。

“还有,”她逆着光线笑了一下,轻挑眉尾,语气轻快,“你下个月有桃花运。”

大约是惯性,说到这种句子时,总也忍不住带了些打趣的语气,还有几分暧昧。

说完后,她靠回位置上,没一会儿,又再度倾身靠近。

他坐在原位,一动没动。

越靠越近的距离里,她撑住桌面,然后……

将蜡烛吹熄。

又黑了。

黑暗之中,他感受到自己脉搏跳动的声音。

十分钟后,大家终于找到了断电的原因。

不是停电,而是有人弄到了电闸,才导致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

灯光恢复的那一瞬,众人忍不住发出几声惊叹,他看了会儿,又转过头。

把蜡烛吹熄,她这会儿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灯光忽明忽暗,掠过她侧脸,旋出一片朦胧光圈。

他忽然想起某次采访,记者问他心跳最快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他说是第一次比赛。

此时此刻却觉得,这一秒,心跳声,比十六岁那年,还要更甚。

这天太困,梁满月直接去了阿纯的宿舍休息。

阿纯在读研,两个人住四人寝,她便直接睡在阿纯旁边,晚上,二人头对着头,聊了很多。

例如江星树在学校拿了多少奖,又是怎么一步步在微博上红起来的,红了之后多少学校来挖人,他现在的商业价值云云。

阿纯:“学校喜欢他的真的很多,你应该对他也很感兴趣吧,要不趁这个机会尽快出击,不然到时候他可就被别人追跑了。”

她直犯困,意识模糊,只知道嗯嗯唔唔地应着。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昨晚竟然答应了阿纯的提议,同意了跟他一起出去吃烤肉。

梁满月:“你赶紧取消,你知道我上次——”

“取消不了,”阿纯说,“我已经把他约好了,然后位置也订好了,还付了押金。”

“……”

取消无果,怕场面太窒息,她带上了阿纯一起。

有朋友在,气氛就要融洽很多,她暂时忽略了那天的隔空投送,和并没看清的,江星树的腹肌。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专心烤肉,剪开牛排骨,随手刷了下微博。

一刻钟前,即将进店前,江星树发了条微博。

【有了个喜欢的女生。】

她愣了一下,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只是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像是不会思考了。

手指停在半空里,忘了下一步的动作。

“好了吗?”阿纯伸出筷子,“刚好三份哎。”

阿纯拿着公筷分肉,一人一块,可牛排刚放到他碗里,又被人夹了起来。

梁满月现在脑子里嗡嗡叫,大脑皮层缺氧,整个人有点上头。

她看着他,说:“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江星树顿了一下:“这和我吃烤肉有什么关系?”

“要脱单的人,不配吃我烤的肉。”

“……”

散场回家,梁满月喝了好几杯烧酒,思维有些迟缓了。

阿纯边走边抱怨:“你啊你,好好的聚会,非要说些——”

“本来就是,”她说,“他都快谈恋爱了,凭什么吃我烤的肉。”

“只是喜欢的人而已,又不是有女朋友了,我刚问过了,”阿纯说,“再说,万一他没追到呢?”

梁满月打了个响指:“好想法。”

“你也别整天在家玩你那微博号了,我……”

她澄清:“我那是工作,看不起我们自媒体工作?!”

“我还敢看不起你这大几百万粉丝的当红博主?”阿纯说,“就是最近天气好,马上要冷了,想让你多出来玩玩,等冬天一到,我们肯定都窝在家了。”

……

就这样,她又答应了去看学校明天的比赛。

当时忘了问,等到第二天在观众席坐下,看着面前巨大的泳池,她犹疑地转过头:“……这是什么比赛?”

“游泳的啊,”阿纯坦然道,“江星树游泳,你不是一直想看吗?”

眼见她起身,阿纯道:“怎么,你还是想走吗?”

“没,你怎么不早说?我没戴隐形!”

“……”

欢呼声中,队员依次出场。

因为没戴隐形,这次,她照例又收获了一块模糊的腹肌。

梁满月坐在位置上,感觉很是遗憾。

阿纯倒是看得起劲:“你看旁边那个也好帅啊,还有倒数第三个,啧啧,锁骨,谁能不喜欢年轻又美好的□□呢?”

一声哨响后,大家迅速入水,梁满月看着转播屏上,江星树正遥遥领先。

他的起跳是最快的,发力也是最猛的,没一会儿就超出第二很多,并且一直维持着可观的速度,体力很好。

阿纯不知是想到什么,啧了声。

梁满月转头:“怎么?”

“你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他喜欢的人——”阿纯手指一转,“是你?”

梁满月侧了下眼:“想点实际的,我们才见过几面。”

阿纯凑近,神棍似的挑了下眉:“你不信宿命?”

“你是算命的,你不相信命运?”

话音刚落,观众席上涌起欢呼,是江星树拿了第一,正撑着跳台走了上来。

阿纯往她手里塞了瓶水,推了两下:“快点,给他送瓶水去。”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澄清,任由自己被推着往前走,回头捍卫道:“我这是占星,不是算命——”

等说完后再转过头,已经走到了后台门口。

梁满月:“……”

来都来了,那就进去送瓶水吧。

她想。

结果刚迈进去两步,听到里头传来声音,好像是女主持正在和江星树聊天。

有女主持挡着,她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女主持的笑声。

梁满月耸了耸肩,正要离开,被人从后面叫住。

“梁满月?”

她转过身,江星树正绕过方才那个女主持人,走到他面前。

他竟然没穿上衣。

只松松垮垮搭了条毛巾,能看到肩上蜿蜒的水渍。

可惜他靠近得太突然,她一时没做好准备,偏开眼,没敢仔细看。

他指了指她手上的水:“给我的?”

“是、是吧,”她模棱两可地递出去,“喏。”

江星树接过,拧开瓶子喝了两口,见她沉默,又问:“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说?说什么?

她想了半天,目光从他□□的肩上一掠而过:“祝你今晚回去不着凉吧。”

“……”

晚上回家,再打开他的微博,发现那条关于喜欢人的微博,已经看不到了。

梁满月给阿纯发消息:【你说这是追失败了,还是准备开始发力了?】

阿纯:【可能正在准备跟你告白。】

“……”

梁满月没理她,无语片刻后翻了个身,睡觉了。

步入新的月份,梁满月打算做一个摩羯座的专题,需要一些研究对象。

选来选去,发现江星树最适合,还可以在微博上做个小联动,实现双赢。

那个月,她就住在阿纯寝室,反正星座博主嘛,在哪工作都一样。

偶尔得了空,她就会去游泳队逛一圈,经常会遇到他,聊一聊最近的情况,以及一些问题的分析,一来二去间,二人的关系也熟络不少。

直到那天下午从游泳馆回来,手机忘记装到包里,回到寝室才发现,但时间有点来不及了。

她连忙上了微信,问他有没有拿到手机。

【在我这,】他说,【怎么了?】

【我这边要做一个问卷,马上截止了,你帮我开一下微博,然后扫个二维码行吗?】微博密码她早不记得了。

【行。】

梁满月说了密码,又把二维码发过去,很快,显示登陆成功。

她沉迷于做问卷,赶在最后三分钟按了提交,刚歇下一口气,看着右上角的头像,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为什么是她小号的头像?

也就是说,她微博现在登的正是小号,而江星树,是用她小号扫的?

梁满月眨了眨眼,缓缓后仰。

他看到了没?看到了多少?

微信右上角的“7”,似乎给出了她答案。

七条未读消息,梁满月噎了噎,点了进去。

但还没来得及看,那边或许是因为等了太久,给她打了个电话。

刚接起,对面就传来道低低的男声:“下来。”

她竭力维持镇定:“干嘛。”

“给你送手机。”

“你……就放在宿管那里就行,”她说,“我等会下去拿。”

“宿管不在,”他看起来非要见到她不可似的,“下来吧。”

梁满月硬着头皮走了下去,正想贯彻“不懂不知道不清楚”的装傻大法,可见到他的那一秒,他瘦瘦高高地站在树下,挺拔又俊朗,也不知怎么的,拿了手机就开始往宿舍楼里跑。

最后被人一把捉住:“你跑什么?”

“我不跑谁跑?”她振振有词,“难道等你问我微博的事吗?”

“什么微博?”

江星树皱了下眉,又从她手里自然地取过手机,打开看了几眼。

……

…………

事情的发展不太对,梁满月一时错愕,就这么看着他浏览了好多条,才惊呼一声,从他手里去抢。

但他早已经看了个大概,此刻眯了下眼,看向她的目光中,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梁满月:“我现在撤销你的记忆,还来得及吗?”

他笑,“那可能来不及了,我现在记得正清楚。”

说罢,他随意挑了一条,开始背诵朗读:“‘为什么又穿那么多,是我不配看吗?’”

梁满月:“……”

“早说你想看啊,”他说,“每次训练完我就不穿衣服了。”

“…………”

“我不想看,”她澄清道,“我只是,本着一种……”

“想看也可以。”他说。

她一愣。

他像是在笑:“你说摩羯本月会有桃花运,还剩最后三分钟,如果再没找到,可能要委屈你一下,当我的这朵桃花了。”

“你这么红,总不能自砸招牌的,是不是?”

“做我女朋友的话,你想要的,我都能满足。”他说,“要不要考虑一下?”

梁满月抬起头看着他,只觉得心跳得怦怦响,恍惚间,一切都变得不真切起来。

她眨了下眼,感觉现实和某种虚幻重合,他的脸近在咫尺,而眼睛只凝视她。

还有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她听见自己轻声说好。

她也喜欢他,无论是屏幕里,还是现实中。

江星树勾了下唇,朝她伸出手:“那走吧,女朋友。”

她愣了下:“去泳池看你脱衣服吗?”

“……”

“去散步。”

“哦。”

他侧头,看了眼她的表情:

“有点失望?”

“我……”

“那今晚可以来我宿舍。”

“去你宿舍?去宿舍干什么?”她条件反射地抬头,“你把我当什么了?”

江星树沉默片刻:“……我是说宿舍有赛前准备,都是高清记录,你可以带回家看。”

“……哦。”

“你想什么了?”

过了片刻后,她将头转回来,说,“想一些很奇妙的东西。”

掌心的手指握紧,前路漫长而光明。

她手边的那本占星书,无意间,竟被自己写成了桃花簿。

【占星书与桃花簿-完-】
sitemap